雪天的二月十四。

低烧着泡脚。新书开篇是贡培兹聊杜尚的小便池。顺着昨晚的思路画完一幅画。

出门的时候雪下得正大,妆没画,冷风裹着大片雪花湿漉漉地往脸上刮。

见朋友这些天都痴迷“算卦”,一群人十年一日叽叽喳喳,真好,想天天这样。

大雪日。

上午坐在家里看飘过窗前的雪花,收到两本最近想读的书。

下午出门请我妈喝奶茶,俩人临时起意去吃涮肉。

大望路开到天坛南门,等位一小时,沿河散步。铜锅涮肉,每每都像回家,北京的冬天是永远的nostalgia。

树洞

注意,请注册内心藏在角落里的那个你